燦爛千陽

本家:http://chocho0908.blog.fc2.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chochochen

【韓葉】存在(一)

*灣家語法出沒,OOC預警,除韓葉外其他CP心證

*第一次寫韓葉文請輕拍QQQ


01.  

  就跟興欣贏得挑戰賽的那夜一樣,在滿是酒氣的慶功宴上,新科冠軍隊伍的戰術以及火力的核心──葉修,在第一道菜上桌後沒多久,就大喇喇的栽在圓桌上。  

  這是醉了也是睡了。  

  不知道是不小心還是出於故意的,看來是喝到臨座方銳大大裝酒的杯子,陳果一面尷尬的打發來恭喜的輪迴戰隊眾成員與想要進一步訪問的記者,那揣著錄音機紙筆的陣仗,她相信葉修絕對是故意的。  

  打發了記者、看著江波濤安撫著一臉很多話想說卻又不知道從何表達起的輪迴槍王,一旁的方銳則拿著垃圾話調侃一心向著唐柔的杜明,又和江副隊聊了幾句,這才回過頭來處理眼前這埋頭苦睡的事主。  

  從榮耀的腦殘粉到成為戰隊的老闆,都是因為雪夜裡的那一天,這傢伙說要應徵網管開始......陳果的認知被徹底的顛覆了,隨著葉修走回聯盟榮耀的這一路。  

  只能說就這樣安靜的睡著、不抽菸不開群嘲噴著垃圾話的榮耀教科書,是這男人最疲憊也最脆弱的樣子。  

  回頭望著另一桌徹底玩瘋了的包子與羅輯,還有帶著三分醉意瞧著她等她回座的唐柔,陳果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射到桌側啃著瓜子的榮耀女神身上。  

  "阿阿,這也太快了。"        

  蘇沐橙笑瞇瞇的走過來,伸手捏了捏葉修白皙的側臉,這樣人畜無害的四大戰術大師之首可不是常常能碰到。  

  身為老闆的陳果還是得留在現場應付媒體,蘇沐橙對偷溜出這種場合已經習慣到如同家常便飯,最後決定招招手找來同樣沒什麼喝的喬一帆,打算先送葉修回酒店。

  看著三個人鑽進出租車的背影,被奪冠喜悅沖了一身酒氣的她想的卻是葉修從嘉世離開直到帶著興欣走回來,她不擔心會從那男人口中聽到要休息的請求,只是替在這條路上只為了榮耀而戰的男人感到心疼。

  "至少就喝酒這件事上,我不需要想著怎麼超越他。"  

  唐柔看著陳果下去一段時間還沒回來,找出來便看到陳果一人愣在原地像是在發呆。

  "小唐你說,玩榮耀很辛苦嗎?"

  以前總盼著唐柔陪自己在榮耀瘋一把,如今看著大家幾乎是燃燒自己在場上拼搏的樣子,她倒又覺得榮耀嚴肅又辛苦。

  "一點都不會,很有趣。"

  有些醉意的唐家妹子還是那樣的喜歡挑戰,這次與輪迴的決戰她也沒有因此而滿足。

  得了冠軍不代表她與這些前輩們的差距就不存在,而最大的目標也還在隊裡繼續奮鬥著。

  "倒是懂了那什麼……再打十年也不會膩的感覺了。"

  她笑了笑後牽起陳果的手,兩人一道走回依舊熱鬧的宴廳裡。


  喝醉的葉修實在很好擺弄,但又有多少榮耀圈裡的大神敢這樣做?

  端坐在一旁的喬一帆看著身邊的蘇沐橙一下扯著葉修頭髮,一下拿著手機對這位神話級存在的前輩喀擦喀擦猛照個不停,內心猛然覺得壓力很大。

  偷拍完了,蘇沐橙看似滿足的開始刷起微薄,善於觀察隊員狀況並配合的喬一帆體貼察覺了出租車內有些低的溫度,便將自己的外套覆蓋到大神身上。

  一邊艾特楚雲秀的蘇妹子還揚起頭說了聲謝謝,便又不知道在手機上打了什麼,一時間又低著頭嗤嗤的笑著。

  吃飯的地方本身就離飯店不算遠,但一路搖搖晃晃的顛簸也沒打擾到葉修,平穩的呼吸聲只有在停紅燈時才聽的到,轉眼車子始動後又消失在外頭呼呼的風聲中。

  "啊!"

  蘇沐橙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輕呼一聲,也嚇的還在回味今天比賽的喬一帆身體跟著一震。

  沒有回應來自隊友的詢問,蘇沐橙倒是在手機通訊錄裡刷了一圈,然後撥號。

  "韓隊,他醉了耶。"

  也沒想過這通電話是撥給霸圖的韓文清前輩,一句簡簡單單的前輩就讓喬一帆心中淡定不能。

  "那我就把他丟到韓隊房裡囉?"

  腦中思緒奔騰時,一旁的蘇沐澄講了幾句就把電話掛了,其他的內容也沒細聽,腦子想的近乎都是對長與期宿敵的關係

。  蘇妹子用討論天氣的口吻說出了要把葉修前輩扔到十年宿敵房裡的決定,轉頭朝著一臉疑惑的喬一帆笑笑,像在比賽場上安慰後輩的一笑,但沒有多作解釋的繼續刷起了微薄。

  到了酒店後一旁的蘇沐橙像是早準備好的迅速把變裝用的上的帽子口罩都往臉上招呼,笑笑的拒絕了靠過來的服務人員。

  喬一帆見蘇沐橙沒有猶豫的扶起葉修下來,也只好跟上去幫忙。

  電梯停在不是他們本來住的那一層,拿著從櫃台要來的房卡就這樣開門進去,那位臉有些嚴肅的大前輩不在,只亮著一盞小燈的房內還看的到霸圖對服的外套披在椅背上。

  要不是身旁這位是與葉修前輩拿過多次最佳搭檔的蘇沐橙,換作是隊上另外兩位前輩的話,喬一帆一定會拿起電話給報備陳果,但現在的他也沒有踏實到哪去。

  "好啦,就這樣啦。"

  看到被扔在白色大床上的葉修前輩,他壓抑著心底那小小的不安與不知名的罪惡感關上了房門。  



02.   

  不知道是誰提出邀約,總冠軍賽後的餐桌上,討論的熱度始終沒有因為離開比賽會場而降低,隨著藍雨話嘮不帶標點符號的一重播再重播比賽中的精彩片段,他們這些來觀戰的隊長副隊長一時之間還沒有辦法從震撼的氛圍中脫出。

  興欣戰隊,首輪加入職業聯盟的草根戰隊,真的讓輪迴戰隊在三連霸的成就前停了下來,並抱走了冠軍獎杯。

  要說當初打敗豪門嘉世是一整年的準備所帶來的成果,那如今擊敗輪迴又怎麼說──話題討論還是圍繞在這三場興欣眾人的表現上,絕處逢生的牽制、強悍又駭人的手速與幾位新生代的大局觀。

  身旁的張新杰用著定速定量的方式進食著,自家副隊吃飯總是沒有開口的習慣,就算是今天也不例外,不過有藍雨劍客在,餐桌上肯定熱鬧。

  黃少天與喻文州反覆討論著—應該說藍雨隊長只是簡單附和著,更多時候他還是希望隊裡的劍能喘口氣呼吸,肖時欽與王杰希倒是把重點都放在戰術的運用上。

  韓文清也知道自己這頓飯是吃的格外心不在焉,的確是比賽讓他有許多想法,如何在下一個賽季迎接興欣這個強大的對手並且應對甚至是擊敗它,這也是在座每一位隊長副隊長需要應對的難題,但現下更多的是關於他的宿敵。

  第十賽季,榮耀第十年,雖然葉修中途退役後缺席了快兩年,但他們確確實實在榮耀裡拼鬥了這麼久,朝著同一個目標努力。一陣子沒有在名為對手的位置上看到葉修,甚至在明星賽那記龍抬頭之前失去所有聯絡,縱使生氣不解,卻那樣明白確切的告訴他──等你回來。

  據葉修所說,可以嚇昏一票人的,他們之間的關係,也不是那麼不靠譜……雖然一年見面的次數用不上兩隻手來數,所謂的談戀愛也只是透過QQ時不時聊上幾句,更別提連個手機號都沒有哪來手機傳情這檔事了。

  從沒說過愛,冥冥中又覺得比愛更深刻。


  "韓隊?"先是王杰希注意到霸圖隊長那停在空中的筷子,又碰巧喻文州要徵詢韓文清的看法而轉回視線,結果就是整桌子的人盯著出神的韓文清一時半會。

  "沒事,說到哪了?"咳了兩聲試圖緩解自己的窘態,趕緊接上話題。

  "說到葉不修這傢伙是不是更逆天了都幾歲這手速這反應真的是想馬上來戰一場啊啊啊,隊長在問韓隊對這樣的葉修有什麼想法呢。"黃少天搶在喻文州前重複了問題,一邊夾了搓肉絲往藍雨隊長的碗裡擱,就怕手速較慢的隊長在這桌有手速的瘋子前落了下風沒菜吃。

  "反應慢了,但靠著別的補上了。就因為是散人,所以更能體會他的戰術價值。"

  韓文清說的很簡單,但喻文州倒是懂了。

  早些年,創造嘉世王朝的,那時候叫葉秋,操作上的優勢是極具壓倒性的;而現在,雖然手速還是高的嚇人,但時間卻縮限了,進而浮現的是縝密的思考與大局觀在宰制對手。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戰局瞬息萬變,在肉搏間還得讓想法跟上改變,劍客又或拳法家有強勢破陣的優點而術士或槍炮師有火力爆發的特色,而散人,就像是在眾家角色上各撿一點,配法活躍但也複雜。

  而這樣的難以猜測正是葉修所持的優勢,不愧是十年宿敵,對葉修總是能一語道破。

  韓文清的手機正好響起,低頭看那來電顯示是蘇沐澄的,他擺手示意要大家繼續吃飯,自己則繞到外頭挑了個安靜的地方接起。

  "你好。" 

  "韓隊,他醉了耶。"蘇沐橙是少數知道他們關係的,也知道兩人交往後都是趁著夏休期或是賽後相約見面,他猜想這通電話是源起於蘇妹子的好意。

  但就算今天蘇沐橙沒打來,他明天還是會上興欣去找葉修,錯開與霸圖其他人的行程,會在S市或是H市多待上個幾天。

  "放我房裡吧,我去跟酒店那邊說一聲,房間號碼是7521。"  和蘇妹子聊了幾句掛掉電話後他才覺得自己真是奇怪,明明不急著見那人,卻又覺得現在是個最適合的時間點。

  拿起電話向酒店那邊交待了幾句,當他走回餐桌旁時上頭又多了幾道菜,張新杰只是輕聲問他是不是戰隊有事,而他只是委婉表明了他得先行離開。  
  黃少天有些不解的看著一旁笑的與平時有些不同的喻文州,大小眼睜到兩隻一樣大的王杰希還補了一句原來是真的,韓隊提早離席是什麼很令人驚詫的事情嗎?

  正想開口問些什麼,卻被喻文州一把搶先把甜湯端到自己眼前。

  「少天,快吃。」

  最後黃少天什麼也沒問出口,就看著一整桌的心髒你看我我看你,臉上掛著盡是了然的表情。

评论(5)
热度(25)

© 燦爛千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