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千陽

本家:http://chocho0908.blog.fc2.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chochochen

【全职韩叶】Bet

赶不上踩点放生贺,有点小崩溃

OOC有,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麽QQ


##


  一个十年后又两年,韩文清与叶修两位终于先后从职业选手中退役下来,照李艺博的原话来说就是:大神终于肯给年轻小辈出头的空间了,当然这话肯定是针对叶修的。

  霸图在十一赛季从兴欣手中摘下了冠军,十年宿敌的宿命对决再次掀起轩然大波,当君莫笑被大漠孤烟击倒在地血槽归零时,总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叶修与韩文清的对决,但荣耀上却不是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原本的斗神换成了更无赖的散人,技能组与对战方式全然不同了,但那份坚持却还是相同。

  一如既往与最土的打法。

  总之那个赛季的尾声几乎都把目光投注在两位打第一季就在场上拼搏的两人身上,把后辈的风采都给抢了不说,就连万年老二的张佳乐终于抱得一冠时,所得到的篇幅都比不上赛后记者会上对两人“何时退役”的提问。

  霸图队长就算从兴欣手上没收的冠军奖杯,底下的记者朋友们还是很想举高双手奉上钱包,倒是一旁的叶修泰然自若,没有对输的惆怅或失意,反倒是一脸满足的点着菸。

  喔,你问为何叶神会在霸图的赛后记者会上?那是因为底下记者对两人有着相同的问题,最后联盟直接让两人一起参加记者会,一次解决所有问题。

  收到的答案并没有与上一季有太大的差别,要从叶修那张嘴撬出答案难如登天,而韩文清那张脸......没有记者敢逼问。

  嘴上给的答案迂迴或不明,但十二赛季开始却将所有人的疑惑反映在两人的出赛次数上。

  韩文清与叶修,同时进入了轮调名单。

  而这整整一个赛季更是传言不断,兴欣与霸图虽然安全顺利的挺进八强,但季后赛的赛事强度远大于平时,最终,霸图在四强赛败给微草,而兴欣在四强败给轮迴。

  问题还在,对两人来说那是十二赛季的最后一天,十年老将是否要一起朝第十三年挺进,又或者有人会中途先离开。

  答案一出,却又是跌破众人眼镜。

  韩文清与叶修同时退役,在不同的空间但却极相近的时间点上,宣布了退役的消息。

  纵使有那麽多巧合,但还是有一些小地方的不同。

  霸图队长是换掉了队服,穿上了西装参加记者会,霸图战队的老闆也在一侧,见证这位老将在荣耀上的成就,感谢韩文清对战队的付出何说明对方未来的去路,把整个记者会从刚输掉的低迷提振而起,就算输了比赛,霸图还会在前队长兼新任总教练的指点下继续拼下去。

  但兴欣这边却完全不同,朝着叶修而来的各种针对选手表现的苛薄问题,就在那人笑笑的宣佈退役后通通消失得无影无踪,记者吃惊问的问题杂乱无章,连战队老闆都差点摔了捧在手上的水杯。

  韩文清的退役是准备好的,而叶修是完全突发性质的,看老闆的表情就知道是完全没打过招呼的,倒是苏沐橙很淡定的接过麦克风,表示叶修还是会留在兴欣,最后才好不容易压下了乱哄哄的记者们。

  这夜可比冠军即将分晓的决战日来的骇人,多少荣耀粉一面感叹两位大神的退役,惊觉自己好像见证了荣耀的历史,整整十二年。

  还有不少战队的公会会长失了眠,叶修中途退役的难堪回忆又涌上了心头。


  叶不修这人就算退役还是要这样搞吗?不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队长,叶修那人完全无诚信可言真可怕今天应该不是愚人节才是。实况收看记者会的黄少天这样问着。


  引起轩然大波的事主倒是挺淡定,退役这天并不可怕,该来的总会来。他用这种方式安慰陈果,又忽然摆起队长样子开始分配夏休期该完成的训练。

  “我操,老叶你这是一退役还摆着队长架子是吧?”方锐就算待在兴欣几年,习惯叶修的没下限与不按牌理出牌,但刚刚在记者会上还是吓的不轻。

  “不是队长呢,现在可是教练了,方队长。”

  该是退役的惆怅与不捨就被这人都化解的差不多了,在一阵笑骂声中叶修走出训练室,他并不觉得退役就是终点,他还是能继续打荣耀。

  显然那人跟他有一样的想法。

  跟陪在一侧的苏木橙借过手机,想都没想的快速压下几个钮,刁了根菸摆了摆手,苏妹子显然也懂,转身回去训练室内。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就像是在等着自己一般。

  “挺有默契的啊,老韩。”叶修笑着抖落菸灰,他发现当这刻真的来临时并没有想像中不捨,却有说不出的满足。


**


  他不知道叶修指的是接电话还是退役。

  刚从老闆跟经理那回来,张新杰就跟他说了叶修也退役的事了。抓着手机还想着要打电话给苏沐橙问问时,电话恰巧就响了。

  那头懒懒的声音还在喷着垃圾话,背景音很安静,他想,那人肯定在外头跟他通话,嘴上肯定还叼了根烟。

  那人的样子在脑海裡鲜明了起来,恍然想起这傢伙好像是他退役后首先要搞定的一件事。

  一个当初说过却不曾再被提起的约定。

  从第四赛季后的那个赌约延续至今,他们从敌人变成了……另一种关係。


  “下次拿总决赛的胜负来打赌吧,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件事,这样不为过吧?”

  嘉世的斗神,在第三次摘下总冠军那夜,翘了战队的赛后记者会,熘到主场后门跟他这样说还用烟喷了他一脸,当时的他觉得那叫耀武扬威。

  然后他就用实力教训了对方,看到那听完条件的脸像极了瘪气的气球,韩文清第一次知道叶修也有这样的表情。

  “不做死就不会死。”韩文清哼了一口气,其实有点作弄对方心态的开口提了要开房这件事,他知道叶修对他的关注不仅仅在游戏上,而他也是一样。

  他想试试看对方底线到什麽程度,但叶修也真同意了,还拍拍胸部说: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

  两个大男人照着百度的知识就这样上了床,叶修一开始以为这只是韩文清要给他难堪。但做到后头时才发现,啃咬他的嘴唇的力道,虽然嘴上没说什麽但行为举止却充满佔有慾,而他自己也完全不排斥。

  霸图队长可不是这个为本意做出发点,想处对象却一步奔回本垒,做到底却发现两人连告白的步骤都略过了。

  他在身体被环抱时迷迷茫茫得想着,以这人如此一如既往的态度,他们或许会斗个十年,或者更久,叶修蠕动嘴唇,下意识就把想法给说了出来。

  “等我们都退役了,或许这是不错的另一种开始,你说呢?”

  到了最后韩文情压下所有回忆他的冲动,把那些情绪转成动力将人操到昏过去。

  飞行员从不说“最后一趟飞行”,杀手绝对不说“最后一次任务”,而身为职业选手的他们尽可能避免去讨论退役这个问题,谁都想在这样的舞台上继续打下去,如果可以。

  他想就把这当作约定也不错,到时候他才不管叶修赖帐。


  现在细想起来或许赌注成了一种动力,藏在对胜利的渴望之下,不分轩轾。

  “当初用那个赌注跟哥滚上了床,老韩你可别想赖帐喔?”韩文清还没开口回,那人又开始乱七八糟讲着真是赔本了什麽的,他拧起眉头想,这人真会破坏气氛。

  “你也退役了?”韩文清身手鬆了鬆领带,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让事情照着顺序来。

  “是啊,但跟你单挑一场还是办的到的。”

  “就一场?”韩文清挑眉,说实话他也想知道叶修真正的意思。

  藏在暧昧的关係裡,若有似无的总是拨弄着他,挑战他的底线。

  而终于到了能把一切摊开在阳光底下检视,疑惑终于能得解,喜欢或是不喜欢,他也深信叶修不会让他失望的。

  电话那头噗一声后咳了起来,想是岔气被菸给狠狠呛着了,隔了好久才听到叶修的声音。

  “那打一辈子如何?哥这是跳楼赔本大拍卖了。”

  “行。”掐断电话开始订机票的霸图队长再也忍不住从心底溢出的喜悦,放柔了表情。




--FIN


祝老韩生日快乐(你走

虽然迟交了还是要奉上钱包



评论
热度(30)

© 燦爛千陽 | Powered by LOFTER